聯系我們
  • 地   址:廣東省揭陽市揭東區

                 玉滘鎮四合一路南側

    聯系人:張經理(微信)
    手   機:138-2818-8853

    電   話:0663-3219111
                 0663-3219222
    傳   真:0663-3219333

                 0663-3219444

新聞詳細
  • 沙特伊朗斷交,中東大戰要開打?
    新聞分類:關注與視野   作者:handler    發布于:2016-01-054    文字:【】【】【

    先對之前文章中有較多誤解的兩個問題做一下說明:


    一是關于“首戰用我,用我必勝”的口號,據了解該口號是上世紀90年代某空軍師提出來的,后來被推廣到全軍的一線應急作戰部隊,非一線應急作戰部隊則是“首戰有我,戰則必勝”,如果有什么補充的熟悉的戰友可以再補充一下。


    這里特別指明二炮用的是“首戰用我,用我必勝”主要是表明,二炮不只是戰略威懾力量的部隊,而是在現代戰爭中首戰必用的先鋒。原因也很簡單,在現代非接觸的大型戰爭中,減少己方傷亡和以最快速度打擊敵人核心節點是基本思想和邏輯,相信無論是中國或是美俄,都是如此。因此,二炮擔負著戰略威懾和戰爭破襲的重要作用,這就意味著,真正的大戰首戰真的是要用二炮而非其他軍種。


    二是關于《原創丨7軍區變5戰區,中國為啥這么改?接下來要干嘛?》這篇文章那張圖,可能很多戰友都沒看清楚圖后面的文字,文中特別指出這張圖是“妥妥的誤解”,但一些戰友還是認為這張圖就是專門為了解釋五戰區的圖,這可真是誤解了。那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就是說戰區是沒有地域限制,是基于本土向外延伸的、根據戰略需要進行劃設的動態區域,又怎么可能是以這樣的一個本土的形態劃設呢?更何況,這張圖就是基于原來軍區的劃設也是很不妥當的,畫得完全沒有道理。這里貼這張圖,是為了說明有些人誤解戰區的意思,認為戰區和過去軍區一樣。但令人遺憾的是,還是有人看到這張圖進一步誤解了。這里特以說明。

    正文

    元旦期間,中東發生了件大事,沙特1月2日處決阿拉伯之春時的什葉派教士尼米爾(Nimr)等47名囚犯。這下可捅了馬蜂窩,很快沙特國內出現大規模示威,要求王室下臺。接著,伊朗方面反應強烈,表示要讓沙特很快付出代價,憤怒的伊朗人焚燒了沙特駐伊朗的大使館。與此同時,伊拉克方面的什葉派和遜尼派都對沙特表示了不滿,認為沙特這是制造宗教矛盾。美、歐則表示對沙特的行動表示關注。


    據最新消息,沙特為了報復伊朗人攻擊沙特駐伊朗大使館,已經宣布與伊朗斷交,并驅逐了伊朗的外交人員。在沙特與伊朗宣布斷交后,很快巴林宣布與伊朗斷交,阿聯酋宣布召回大使并降低伊朗的外交級別,蘇丹也跟著宣布與伊朗斷交······


    就當前形勢看,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和伊朗為首的什葉派矛盾已尖銳化,大有教派戰爭一觸即發之勢。對于這一勢頭,美、歐繼續觀望,沒有表態。俄羅斯表態將協調沙特和伊朗的矛盾。中國表示希望有關方面保持冷靜和克制,通過對話和協商妥善解決分歧,共同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


    那么,沙特處決的到底是一個什么人呢?為何引發如此大的風波?這場風波真的會引發一場宗教戰爭嗎?大國又在其中起怎樣的作用呢?


    殺的是誰?


    據媒體報道,沙特什葉派激進教士尼米爾是沙特什葉派核心人物,他曾多次發起及參與反政府示威,批評沙特政府對什葉派少數人群的不公正待遇,并試圖推翻沙特王室。2009年,他威脅要帶領沙特什葉派穆斯林分裂,引發了沙特政府對東部什葉派控制區的鎮壓。他還參與領導了2011年“阿拉伯之春”運動,帶領沙特少數的什葉派反抗遜尼派當權的沙特政府。根據維基解密公布的電報信息,2008年與美國外交官會面時,尼米爾曾試圖與德黑蘭保持距離。他認為,伊朗和其他國家一樣,都是出于自身利益來行動。沙特的什葉派穆斯林不應該期待伊朗因為宗教派別的原因而給予支持。



    由上述報道我們可以發現,此人是試圖推翻沙特王室的什葉派領袖,并且與美國、伊朗都有聯系。這也是為什么沙特在處決尼米爾的時候稱不會顧及美國感受、受夠了的原因。很顯然,此人既與伊朗有瓜葛,也與美國有聯系,還參與領導了阿拉伯之春,這在沙特王室看來,是要終結器統治,這是無法原諒的你死我活的斗爭。沙特政府一直沒有赦免他,并擇機選擇殺掉他,就是因為這一點。


    而沙特之所以選擇在羈押這么久之后的現在殺掉此人,是因為在沙特看來,當下火候正好。沙特認為,現階段由于俄羅斯在中東的行動,美國不得不更加倚重自己,此時殺掉曾領導阿拉伯之春的領導人,美國會選擇默認。至于伊朗,沙特已不準備再顧及伊朗的感受,并準備借機推動自己在中東的計劃。


    為何引發如此大的風波?


    尼米爾被處決之所以釀出如此大的風波,在占豪(微信號:占豪)看來原因有三:


    一、中東局勢劍拔弩張,任何火星都可能點燃火藥桶。


    當前,中東地區處于大國較量下的宗教、地緣、民族、能源等一系列矛盾的交織當中,這種時候哪個方向哪怕爆發一點火苗,都可能引爆中東這個火藥桶。沙特殺死什葉派核心人物在大環境如此的情況下必然會激化矛盾(關于中東矛盾與大國博弈的詳細邏輯關系,請戰友們參考拙作《大博弈 中國之危與機》中的相關章節)。


    二、此時殺掉什葉派宗教核心人物,有嚴重的挑釁意味。


    伊斯蘭宗教矛盾本來就比較尖銳,這么多年都是如此,在局勢如此緊張的情況下,殺掉一國教派的核心人物,有嚴重挑釁的味道。在中東地區宗教主義、民族主義熱情高漲的情況下,不爆發劇烈沖突才是奇怪的。畢竟,沙特和伊朗不但有教派矛盾,還有民族矛盾,在能源領域也是競爭對手。在這種情況下,這種行動將更具挑釁意味。


    三、若伊朗不反擊,將會重挫什葉派陣營團結度,伊朗可能因此失去領導地位。


    什葉派在中東本來就處于劣勢,無論人口、國家數量、綜合國力都處于劣勢,如此就需要伊朗這個國家領頭將幾個國家聚集在一起,才能與遜尼派對抗。如果沙特把沙特的什葉派核心人物都殺了還沒有劇烈反應,什葉派的聯盟就有土崩瓦解的風險。所以,伊朗必須有激烈的反應,而沙特已經不再顧及與伊朗的關系,自然矛盾就激化了。更何況,如果伊朗政府反映不激烈,國內的輿論壓力也過不了關。也正是基于這種情況,伊朗才會放任抗議者對沙特駐伊朗大使館的縱火與襲擊。


    這場風波真的會引發一場宗教戰爭嗎?


    沙特、伊朗的關系已劍拔弩張,如此短的時間內即決定斷交,顯然是已做好最壞打算。巴林、蘇丹、阿聯酋一致行動,顯然是沙特與相關國家做了切實溝通。因此我們可以推斷,沙特殺死什葉派宗教核心人物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已經做好了最壞打算并做好了應對預案。這起事件的發酵,也是在沙特的預估和安排之中。所以,在占豪(微信號:占豪)看來,這場宗教戰爭爆發的概率已很大。在現階段,只要大國稍微在背后推一把而不是攔一把,這場戰爭隨時可能爆發。按現在情況看,大國是不是會攔一把是存疑的,而打不打得起來恐怕要看的是沙特和伊朗的理性。之所以這么說,原因有三:


    沙特試圖打一場教派戰爭確立地位的意圖


    沙特現在有些內外交困。就內部而言,王室內部已出現較大裂痕,國王地位受到威脅。就外部來看,也門一直無法消滅胡塞武裝,敘利亞巴沙爾政權在俄羅斯支撐下已穩住,什葉派之弧大有確立之勢。未來一旦大國完成交易,IS被消滅,則什葉派之弧成型,對沙特王室的存在將是重大威脅。對沙特來說,一旦什葉派之弧形成,那么沙特就可能成為大國角力的前沿。


    與此同時,美國和沙特之間的信任關系正在下降,對美國來說沙特價值正在降低。在遜尼派內部,一些國家與沙特也明顯有了離心離德的傾向,卡塔爾甚至與伊朗“眉來眼去”。國際油價方面,考慮到未來世界經濟將陷入較長期的低迷,油價將長期走低,沙特經濟長期面臨挑戰,這也會影響未來沙特國家的穩定,若不提前轉嫁矛盾,未來將會對沙特更不利。


    在這種情況下,沙特正在試圖通過整合包括敘利亞反對派、IS在內的一些力量,然后再將遜尼派國家整合起來,形成一股強大的地區力量,并在中東的談判桌上爭取更多話語權。而沙特要想爭取到更大的話語權,就是順應美國的訴求推翻巴沙爾政權。


    對于沙特的計劃,美國是支持的,這方面克里一直在和沙特談敘利亞反對派整合的問題。但是,美國并不想真正直接介入這樣的戰爭,所以美國試圖借沙特這個代理人來形成一個遜尼派聯盟,然后對伊拉克、敘利亞的伊朗和俄羅斯力量進行擠壓,為美國在中東的博弈創造更有利的條件。


    對沙特來說,外部有美國支持,內部激化宗教矛盾可以刺激王室團結,同時在俄羅斯暫時與美國妥協的情況下,正是可以冒戰爭風險以提升自己在中東的影響力的機會。正是基于這種邏輯,沙特才會如此果決地與伊朗斷交。


    美國在推動一場宗教戰爭


    記得我們之前分析過,美國在中東最怕的是巴以問題成為矛盾的焦點,成為大國角力的焦點,一旦如此美國的騰挪空間就將非常之小,美國就必須直接攪入戰爭,這關系到美國的整個國家戰略。如果以色列面臨亡國而美國不管,美國總統恐怕連下臺的機會都沒有,因為美國的資本很大部分掌握在猶太人手里。


    若不想巴以問題成為焦點,以現在已經激化了的中東局勢,就必須在其它矛盾上進行激化才能轉嫁掉。在中東,能替代巴以民族矛盾的只有伊斯蘭內部的教派矛盾。所以,就美國來說,在這個階段實際上是支持伊朗和沙特矛盾激化的。如果沒有美國的支持,沙特不可能組成什么35國聯盟,更不敢如此毫無顧忌地撕破臉。


    之前,美國著名參議院麥凱恩所說的1萬美軍和以沙特為首的9萬聯軍入侵伊拉克不是說說,而很可能是有準備實施的計劃。美國在一切都準備好了,引而不發,卻去和俄羅斯進行妥協。美國走這一步,恐怕就是想自己退到后面以保持可進可退的狀態,并促使迫不及待的沙特啟動戰爭按鈕。如此,美國不但可規避戰爭風險,未來進可謀利,退可保全,一舉多得。若非如此,很難理解在克里訪問完莫斯科后,克里和俄羅斯、歐盟官員都立刻趕往以色列首都進行四方會談到底因為什么。以色列之前完全在敘利亞角力的邊緣,解決敘利亞問題根本沒必要到以色列談。到以色列談的唯一理由恐怕是,大家交易的條件是俄羅斯不支持引爆巴以問題,讓矛盾在其它方向爆發。


    在占豪看來,美國是想玩一場壁上觀,是想看著沙特和伊朗打一場教派戰爭,然后尋找介入的時機收拾殘局。


    俄羅斯打累了


    我們應該記得,在俄羅斯戰機被土耳其擊落之后,俄羅斯承受了巨大的壓力,特別是土耳其軍隊入侵了伊拉克之后更是如此。但在此期間,伊朗的表現并不強硬。根據之前的零星報道,應該是伊朗對俄羅斯在中東的一些政策不太滿意,所以在一些時候雙方缺少呼應。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有陷入戰爭泥潭的風險。于是,在美國和俄羅斯進行溝通妥協后,雙方結束了直接角力的上半場。在占豪看來,俄羅斯和伊朗的矛盾,很可能就是在對待以色列的態度上。


    記得當時占豪分析過,美國該往前進沒進后退半步,俄羅斯也跟著后退半步,中東角力上半場結束,而下半場的角力完全可能是由代理人來打這一仗。這對美俄雙方來說可能都是最安全的方式。對俄羅斯來說也的確需要把伊朗拖下水,于是這個交易也就這么成了。


    在美俄妥協后,俄羅斯開始只是推動敘利亞巴沙爾政權鞏固政權,打擊IS和臨近大馬士革的反對派,不再針對敘利亞北部的反對派進行大規模空襲。這種妥協后,中東局勢陷入了短暫的大國僵持狀態。最后,還是沙特不愿意等下去而打破了僵局,美俄則是暫時都從前沿抽身,變成了坐山觀虎斗。


    美國抽身很有意思,是因為不想深度介入,想讓各方打而美國坐山觀虎斗,擇機再出擊。從之前的系列運作看,美國更想沙特、土耳其出擊。俄羅斯則是打得有些累,所以想先退出來休息一下。


    既然大國都沒有明確阻止的意思(不阻攔差不多就等于支持了,現在需要密切關注美歐的表態。因為中俄態度已經明確了,中俄都不希望雙方打,但俄羅斯的不希望打是想介入調停從而左右局勢,中國的不希望打則是旁觀心態,所以下一步看美歐態度很重要),那么這場戰爭是不是真的打起來,恐怕關鍵就要看伊朗雙方的選擇了。


    其實,戰爭真打起來,包括沙特和伊朗一定不是從自己本土上開始打,這點默契彼此還是清楚的。雙方一定會選擇在伊拉克、敘利亞領土上打。如果雙方真打起來,這個仗的進程怎么打將不是兩國能決定的,還是背后的大國左右。所以,真打起來,這必將是一場宗教代理人戰爭。


    接下來,如果美俄再是旁觀態度,伊朗和沙特再稍不冷靜,戰爭恐怕就要上日程了!是不是會打,我們密切關注近幾天各方態度再做進一步的推斷。

    分享到:
    點擊次數:3532  更新時間:2016-01-05  【打印此頁】  【關閉

版權所有Copyright ? 2003-2028  揭陽市正遠不銹鋼有限公司

正遠阿里巴巴 |  正順五金 |  電腦版 | 手機版  備案號:粵ICP備17000800號-1

500彩票网